2011年12月20日采访拍摄屠岸笔记

2012-01-13    作者:翻译人生    浏览次数:

 

 

 

 

20111220日早9点,中国翻译协会、北京查古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此项目的工作人员与摄制组一行5人来到了屠岸老师家中,开门迎接我们的是屠岸的大女儿,并她很热情地招呼我们进门,这时听闻有人来,屠老也从里屋出来,欢迎我们的到来,因事前与老人取得联系,所以,对我们“陌生”的同时又很亲切。摄制组很快进行场景的搭建,一旁的王导、同事和屠老交谈起来。,王导向屠老介绍了此次拍摄的目的及《翻译人生》这部纪录片的拍摄意义,屠老对此很感兴趣,并推荐了几位自己熟知的翻译家。老人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,非常怕冷,在家中也要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而且耳朵有些背,需要别人大声说话才能听清楚。

920,采访正式开始,以下现将是采访概要做简单介绍:父母都是教师,母亲姓屠,所以自己的笔名屠岸的屠就来于此。父亲教育他要科技救国,而他自己却比较喜欢文学文艺,儿时还是受母亲的影响多一些,母亲平日里经常吟诗,耳濡目染对他启发很大。父母都不是很严厉,很慈祥,用讲道理的方式教育他,从不打骂他。

他从小学六年级开始接触英文,一开始是英文的儿童诗。之后对英文诗歌很痴迷,开始试着翻译。个人非常崇拜莎士比亚和济慈。1946年开始翻译莎士比亚的作品。比起莎士比亚,更喜爱济慈的诗,诗歌中用真善美去对抗现实中的假恶丑。退休后,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翻译济慈的诗歌中。

1946年入党,并参加了地下党的工作,解放后参与戏曲的改革工作。文革时被批斗为“三反”份子,精神上很受打击,曾想过轻生。后来到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工作,并担任总编辑。

退休后有了大量时间,很多著作、译作都是退休后出版的。

屠老翻译诗歌的体会:诗歌的韵味最难翻译,其中的神韵要凭自己的语感和悟性才能译好,翻译诗比创作诗有制约,不能海阔天空,要做到神形兼备,既对得起原作者又对得起读者。

屠老现在每天的生活比较有规律,晚上11点睡觉,早上7点起床,中午午休到3点半,每天要工作67个小时,主要是翻译一些作品和回信,有大量的读者和朋友给他写信,他都一一回复。生活态度很乐观,什么都顺其自然,很满意现在的衣食住行。天气好时出门散散步。家庭非常和睦,大女儿照顾他日常的生活,每个周末要召集家中所有成员,3位儿女和孙子女们,开家庭诗会和讲史会。

屠老给我的感觉是,和蔼可亲,为人谦虚,非常注重礼节!